“您好我是一号咨询员”

2021-09-21 01:51 · 国际资讯 · 17 阅读

人物档案:张传颖,山东省微湖监狱“罪犯心理咨询与矫正中心”心理咨询员。她是该监狱第一个、山东省第一批对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女民警。

“艾克森人格问卷”、“人格因素测验”……你能想象这些让人听着就有点犯晕的陌生词,在一个普通监狱警察的嘴里竟如数家珍,她就是山东省微湖监狱“罪犯心理咨询与矫正中心”的心理咨询员张传颖。你可别小看她,她可是山东省第一批对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女民警,年纪轻轻的她,也算是山东省监狱系统罪犯心理咨询的前辈了。

“我中师毕业后教小学,整天跟天真烂漫的孩子们打交道,从没想到会跟监狱的服刑人员打交道,更没想到会以给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咨询和心理疏导为职业。”张传颖说起干心理咨询的经历还有些腼腆。

“上岗前,单位派我到扬州大学学习。临行前,领导对我说,小张啊,你将是咱们监狱第一个对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民警,在山东省也是第一批,肩负着‘历史使命’,一定要好好学习,把真本领学到手。”张传颖回忆起当年满怀激情地去学习的情景时说。

然而,也有不少人对此不理解。记得有位男狱警找张传颖辩论,他脸红脖子粗地说,监狱是国家刑罚的执行机关,是对服刑人员进行“人民民主专政”的地方。如果他们敢“炸刺儿”,关禁闭就是了;再不行,就扣分加刑!瞧着吧,引进那些洋玩意儿,服刑人员会更加难管!

微湖监狱过去确实更加注重对服刑人员的“关”和“管”,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运用心理学配合对服刑人员的改造。他们与济宁精神病医院以及一些大专院校的心理学系合作,对服刑人员进行“艾克森人格问卷”调查,其测验结果用内外向、神经质、精神质(倔强性)、掩饰性4个量表分别计分。稍后,监狱又引进十六种人格因素测验,测验罪犯的乐群性、情绪稳定性、恃强性、敏感性、怀疑性……等等,并以此为参照,给每个服刑人员建立了心理档案。这个作法,一直坚持着。现在,每接收一名服刑人员,都要对其进行人格测验。对服刑人员心理特征的描述,放在其改造档案的首页。

从科学角度对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危机干预,是2003年的事情。张传颖是微湖监狱第一个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女警。“2004年6月14日,是个‘大日子’。这一天,微湖监狱‘罪犯心理咨询与矫正中心’成立了,我是一号咨询员。”张传颖每每谈及此事就一脸的自豪。

给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咨询,使心理咨询员了解了很多秘密,这些秘密,监区领导甚至服刑人员家属都未必知道。按纪律,如果服刑人员没有自杀或逃脱征兆,咨询的所有问题都得严加保密。

有一个来自济南的年轻服刑人员,曾经打电话咨询,说他连续一个多月每天晚上重复同一个噩梦:有人在追赶他,他拼命逃跑,却怎么也跑不动。后来,那人追上了,在他背上插了把钢刀。这梦,把他折磨得快要崩溃了。

听了他的描述,张传颖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:这是个暴力型罪犯,伤了人或是杀了人,他的梦境是作案时的情景再现,此时,他心理压力太大,已接近于崩溃。第一次,张传颖只是倾听,服刑人员爱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要打断他。这个过程一般只给50分钟,之后找个机会中止咨询,以造成悬念,让他产生继续倾诉的愿望。结束时,张传颖给他留了“作业”———随便写篇东西。他似乎找到了发泄渠道,把作案前后的经历写得详详细细———其实,心理咨询就是提供宣泄的条件。

第二次他拨打热线,张传颖让他讲自己的成长史。他自幼聪慧,学习优异,曾经是家庭和学校的宠儿。改变他的是一个偶然事件:上初二时,被一伙小混混勒索了几十元钱。

他心有不甘,找了几个“社会朋友”教训了小混混,从此,他在与这群“朋友”的交往中找到了快乐。后来,在一次争斗中打死了一个小混混。

第三次咨询,张传颖确立了主题。帮他分析产生心理问题的原因,引导他自己得出结论。这梦,是那次作案留下的影像。这次辅导,主要是增强他的忏悔和愧疚,强调他给家人、他人家庭以及社会造成的危害。

第四次他拨打热线度的大转弯,由“加大愧疚”变为“平分愧疚”,强调家庭、学校、社会对他犯罪的“责任”。在这个时候,如果继续加压,可能会走向反面,甚至导致当事人自杀。这样的事情曾发生过。

最后,还得帮他展望未来。告诉他表现好可以减刑;而且,大墙之内也有希望,微湖监狱有好几个犯人还获国家发明专利呢。

前两天,已经退休的老韩大爷见到张传颖时说:嗨,丫头!听说你们女警与犯人轻声细语地聊天?还设计了什么“开始语”、“结束语”和礼貌用语?张传颖说:大爷,那是心理咨询!他说:咱监狱变化可真大,当年,我们讲话都是声音洪亮、威严,而犯人到办公室跟我们说话的时候,得蹲在地上!

家具新闻 - 新闻中心 - 九正建材网

<< 上一篇

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聚焦三件大事

下一篇:>>